文學賞析

王玉玲——衣柜的變遷

    發布時間:2019-04-22        

六七十年代時,我家穿衣服是這樣的規矩:新衣服總是先給排行老大的孩子穿。我在家中排行老大,每次媽媽做了新衣服總是一邊給我穿上一邊叮囑我:穿的節省點,干活時穿舊的,脫下來里子要朝外放著,你穿著小了給老二穿,老二穿著小了給老三……當時我家已有五個姐妹,等輪到老五穿時,衣袖已不完整,條條縷縷的,破爛了,色彩也已不鮮艷,但母親每每還是找出當年做這件衣服時的剩余布料,把磨損了的袖口補好。舊衣服添上兩只新袖口,穿上倒也不寒磣,反而有種舊貌換新顏之感。

說實話,那時全家也沒有幾件衣服,更沒有專門放衣服的衣柜。現在的我,特別珍惜衣服而且喜歡收藏衣服,這可能和我年輕時的經歷有關。

記得八零年夏天,我到北京出差,朋友領我去了一個拍電視劇的劇組,其中有一個女演員,很有派頭地由五六個人簇擁著坐在一把椅子上,因我是旁觀者,只能站在后面看,她穿著拖地的長裙,裙裾曳地,在地板上鋪展著,竟然無人注意,我的第一感覺是:太浪費啦!那么漂亮的長裙,也不怕被人踩了,怎么沒有人提醒她呢?!她怎么可以那么不愛惜衣服呢?!

這件事竟然很長時間存留在我的記憶中。

那時出差,只穿一身衣服,最多再帶一件毛衣一兩件內衣就ok了,那是崇尚艱苦樸素的年代。記得我的所謂衣柜就是一個板箱,一條紗巾圍好幾年,一件的確涼上衣穿好多年。

八二年的三八節,單位通知下午婦女同志們休息,但是要先開兩個小時的會,前幾天我妹妹給我寄來一條又長又寬的新紗巾,我想反正開完會就休息了,今天又是婦女節,美美吧,就圍上新紗巾去開會了,還故意很明顯地把刺繡圖案露在外面,結果是女同志們都圍過來觀看,嘖嘖贊嘆著:這荷花真漂亮!這蝴蝶像真的一樣!有的說,披在身上照相才美!還有的索性把紗巾披在自己身上,擺著各種姿式嬉笑著,還把紗巾高高地揚起來……正熱鬧著,領導進來了,表情嚴肅,大家立時噤聲,快速溜回自己座位。

我悄悄的把紗巾塞進了手提包。

“今天是三八國際勞動婦女節,給你們放半天假不是讓你們臭美的,是讓你們小休一下,討論一下下一步工作,看看你們婦女能發揮什么作用。”

沒有一個人發言,領導自己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個多小時,不知道誰睡著了,我聽到了細微的鼾聲,真怕領導聽到了,又加一條罪狀。終于散會了,我們如獲大赦一般匆匆各回各家?;氐郊?,我就把那條紗巾壓到了板箱底。前些年時興唐裝,我趕緊給我和老伴兒買了大紅織錦緞,圖案是金色的壽字和臘梅,做了兩件唐裝上衣,我把這兩件紅彤彤金閃閃眩人眼目的衣服放在了立柜最里邊,那時這兩件衣服對我們來說太漂亮太珍貴了,心想要等到一個非常合適的機會再穿,可是,我要說的是,這兩件衣服竟然一次也沒穿,而且是至今還在立柜最里邊放著,有時人的心態說不清楚,反正是參加宴會吧,怕弄臟了,朋友聚會吧,又覺得顯得太正經,不隨意。平時呢,又舍不得穿,終于,這兩件衣服成了我衣柜里的一級文物。

前些天,我在衣柜里尋找我剛買不久的一條裙子,左翻右翻,三只大衣柜都找遍了,也找不到,招來老伴兒一頓奚落:你整天就知道買買買,看見好的就買,買完了放在哪兒也不知道,不會是癡呆了吧!哈哈哈!說完他得意地大笑,(他一直反對我買那么多衣服)也是啊,我擦著因為找裙子而出的一身大汗,心里突然覺得我是買的太多了,我的衣服滿滿三只立柜:掛著的,疊著的,卷著的……我經常也覺得自己衣服太多了,送人吧,又都穿過了,只好繼續放著。

我覺得自己真是趕上了好時代,春天來了,女人們穿上了花的裙,圍上了漂亮的紗巾,春風也喜歡女人美麗,用她柔曼的手,讓女人的紗巾和花裙飄飄蕩蕩,女人更靚了,被春風搖著蕩著,那女人仿佛是天外飛來的仙。

現在生活的變化真是天翻地覆,女人們出門,都要帶拉桿箱,有的女伴出門,按出門天數計算要帶多少衣服,也就是一天一套,甚至有的女人要是出門五天,能帶十多套衣服,所以有人把女人的拉桿箱戲稱為“女人的流動衣柜”。

女人們真是美得越來越肆無忌憚了,尤其是像我這樣退了休的女人,旅遊,購物,出國,帶著“流動衣柜”,帶著漂亮紗巾,到名山大川,到海邊,到國外,也就美到名山大川,美到海邊,美到國外……

我有一個女伴說過這么一句話:為什么我們老了,還總是美不夠呢?我們有一個唱歌群,我們起名叫:美不夠俱樂部。

時代變沒變,看看女人的衣柜就一目了然。

前幾天我把衣柜徹底清理一遍,留下一些自己非常喜愛的,其余的我整整齊齊疊好裝在三只大手提袋里,送到居委會,這里設有捐衣柜,我捐了。

我覺得心情和衣柜一樣,清爽了。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