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賞析

商德剛--媽 媽

    發布時間:2019-11-01        

媽媽從小就沒了母親,是跟著姑姑和爺爺長大的。

爸爸兄弟姐妹多,又有年邁的父母需要贍養。爸爸當時只有幾十元的工資,幾十元的工資在那時是很高的了,可是他既要給父母按月寄錢又要照顧年幼的弟弟妹妹,還要養活自己的一家人,生活的艱難不咬緊牙根是挺不過來的。爸爸為了維持艱難的生活,除了白天上班干很苦很累的活,下班之后整夜整夜地去搬魚,搬少了自己一家人吃,搬多了拿到街上去賣。爸爸為了多搬魚,有時要騎車到幾十公里以外的地方。爸爸早上回來后,媽媽給爸爸做好了飯,爸爸吃著飯,媽媽馬上去賣魚,賣魚回來,爸爸媽媽都要去上班。媽媽臉皮薄,不會張羅,把盆放在路邊任人給價拿魚,自己只是低著頭不敢四處張望,更別說吆喝了。那時沒有自由市場,也不許隨便賣東西,稽查隊員經常轉悠,看到有賣東西的就沒收。見到媽媽在路邊賣魚,看看媽媽不像投機倒把的,睜一眼閉一眼就過去了,媽媽臊得臉都沒處擱了。好心的稽查隊員有時反而給媽媽張羅著把魚賣掉,讓媽媽快走。

媽媽在供銷社的菜窖工作,寒冷的冬天,菜窖里冰冷刺骨,媽媽要穿上很厚的棉衣,套幾層棉襪子,外邊穿很大的棉鞋。從早到晚是很累的。有時雙手凍得都不能打彎,紅腫得嚇人。媽媽體質不好,可是為了生活不得不忍受著。媽媽下班很晚,爸爸出去搬魚,我們兄弟三個在家里等急了,就到供銷社的大門外去等媽媽,冰天雪地,我們兄弟三個坐在供銷社的門外盼媽媽早點下班。有一天,漆黑的夜晚,她下班了,媽媽出來的時候都沒有看到我們。我們看到媽媽高興地一起喊:“媽媽!”媽媽摟著我們激動地流著眼淚心疼地說:“孩子,你們怎么不怕冷呢,咱們回家。”

兄弟中我最小,那時哥哥姐姐去上學,我還沒到上學的年齡自己在家玩。有一天我一不小心掉進了冰窟窿,被人們撈上來之后,有人給媽媽送了信。媽媽風風火火地趕來,見我沒出大事,凍得直哆嗦,心疼得哭了:“孩子,媽媽明天不去上班了,在家好好看著你!”

媽媽很疼愛我們。那時細糧很少,棒子面還是老棒子面,有一股辣氣味,姐姐咽不下,媽媽就給我們做尜尜湯,變著樣粗糧細做。

姐姐上小學的時候得了腦膜炎,住院治療花了不少錢。姐姐病情穩定之后對媽媽說想吃西紅柿,這下媽媽為了難,治病借了不少錢,哪里有錢去買西紅柿呀。因為姐姐在有病期間也沒吃到西紅柿,媽媽到今天想起來還后怕,姐姐萬—有個三長兩短,沒能吃上一口西紅柿,不得坑死。

媽媽不但對我們好,對爸爸和爸爸的家人也非常好。爺爺三天兩頭來找爸爸要錢,媽媽從來沒說過—個不字。那時買糧食要糧本、糧票,媽媽把積存下來的天津市糧票換成全國糧票給爺爺,幫助他們解決吃飯問題。那時不光買糧食要本要票,就是買棉花也要票。三伯要去關外謀生,媽媽看三伯只帶著一床單薄的褥子,就把自己的—床厚實的棉褥子給了三伯。三伯不知道說什么好:“嫂子,我—輩子忘不了你的恩情。”

媽媽對爸爸百依百順,爸爸脾氣不好,有時在外面生了氣回家和媽媽吵。有一次爸爸說了很難聽的話,說媽媽離了婚都沒處去。媽媽傷透了心。媽媽在鐵路上遛了—晚上,回來抱著我們哭:“我要不是從小沒娘,知道沒娘的苦處,我早就不管你們了。”嚇得我們都哭了。

爸爸終于因為積勞成疾五十歲就去世了。媽媽拉扯著我們兄弟三個,我們母子相依為命,橫下一條心一定要過上好日子。

學校領導考慮到我們的家庭情況,把哥哥分到水利部門;供銷社的領導為了照顧媽媽,讓姐姐到供銷社上班;爸爸的單位讓我頂替了爸爸的工作。媽媽很感激照顧我們的這些人們,囑咐我們一定要好好學習。我們相繼入了團,入了黨。媽媽的臉上有了笑容。

日子一天天好了起來,媽媽臉上的笑容也—天天多了起來。原先除了上班從不出門的媽媽,現在每天早上都和樓里的老太太們一起去健身,開開心心從清晨就開始了。我們兄弟三個都非常孝順媽媽,經常給媽媽買些新鮮的食物,每一次媽媽都說:“我現在吃什么都香,不用給我買這么好的東西,咱可不能忘本,省著過吧,以后的日子還長著呢。現在住上了大樓房,下雨也不怕漏了,也不用買煤劈劈柴了,冬天有暖氣,夏天有空調,你看我多享福啊。”媽媽有時想起爸爸,“他太沒福,要是擱在這個年代他也死不了啊。”

媽媽總是囑咐我們,遇到有困難的,盡力去幫助,就是要飯的,也不要和人家惡言惡語。媽媽的人緣好,經常和老太太們一起遛公園、逛早市,有時老家來人給點新鮮東西,都要送給老太太們嘗嘗鮮。媽媽的生活很有規律,健身,聽廣播,看新聞……一天天充實著呢。

早上,當我們去上班的時候,媽媽健身回來了,陽光照耀在媽媽紅潤的臉上,顯得那么年輕,幸福的笑容充滿著對新生活的希望,連滿頭的白發仿佛都充滿了活力。愿媽媽永遠年輕,永遠健康,永遠幸福!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