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賞析

李晹—津北公路秋景(外一篇)

    發布時間:2019-11-07        

津北公路

津北公路向東延伸,北側是機場跑道,南側是高速公路,它像針一樣劃過速度。只是,北側的刻度在云中,而南側的,是印在路面上的一個個數字,速度有時也能被捕獲,被固定住的速度沒有任何意義。

這條路從來都是喧囂的,轟鳴聲來自發動機,可能是汽車的,也可能是飛機的。只是,沒有一個聲音能夠長久停留,匆匆而來又離開,聲音有要奔赴的地方,那個地方,孤獨狡猾地無處不在,卻又善于偽裝。

大路兩側的蘆葦喲,生長出了自由的姿勢,囂張而隨意,擋住了窺探玉米的眼睛。只是,玉米并不稀罕一雙眼睛的檢閱,只等待一只收獲的手,我不曾生活在土地上,対土地有種與生俱來的生疏,這是一種罪過。

每天早上出門的時候我向東行走,我的家在西邊,不論走向哪里,我都是個追趕太陽的人。只是,我的坐標不是太陽,而是家的方向,我喜歡歸家的時候,腳踩在大路上,依舊頂著的那輪夕陽?! ?/p>

小池塘

梧桐的葉子會有多少種顏色,可能只有雨水知道。從嫩綠到枯黃,每一場雨都像個陰謀,深知故事的結局只有一個,當葉子飄落的時候,那發出的最后一聲嘆息,告訴池塘,秋天是不可阻擋的。

小池塘的周圍并不只有梧桐,最溫柔的蘆葦呀,隨風飄動的時候像戀人一般,我想用那睫毛般的穗子掃過你的臉,卻在靠近你的剎那彎折了細長的莖,靠近吧,彼此,請不要倔強地挺直腰板。

我沿著池塘踱步,一步,兩步,三步,輕柔地與蘆葦握手,原諒我不能一一喊出雜草的名字,我記得你們,在池塘邊,就像我記得有魚曾從腳下游過,秋天過去后,你們還會是這個樣子么?

她羨慕在池塘邊的人,多么美好的景致,水面隨風飄蕩,我搖了搖頭,告訴她有人來自大湖兩岸,湖水擊打岸邊,聲音深邃空靈,充滿了盛情邀約,后來,我去了海邊,再也無法忘記海浪聲。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