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賞析

李支柱—風雨之夜

    發布時間:2019-11-07        

不堪回首的往事,卻偏偏在不經意中回眸……

記得剛結婚的那幾年里,家庭生活甚是拮據。我們夫妻每月的薪水都是32元,雙方父母身體都不好,每月要給雙方父母贍養費,還要花錢雇人看孩子,剩下的錢就不到一個人的工資了,日子過得很寒酸。

興許是天可憐見,老天給了我一個不錯的機會。軍糧城農場來人聘請我去給他們教夜校,給那些不承認學歷的高中畢業生講語文課,半年后由農場局統一考試驗收。來人告訴我,月薪比我的工資還高。我欣然接受。

我家離農場大約十多里路,每夜騎自行車往來倒也算不了什么,可要是趕上惡劣天氣情況就不同了。我怎么也忘不了那個暴風驟雨的夜晚……

那天吃過晚飯,我提前收拾好教案,為夜校講課做準備。突然天空雷聲大作,接著就下起了傾盆大雨。通向農場的路途泥濘,騎不了自行車,只能走著去講課了。我穿好雨衣,把教案裝進塑料兜里往腋下一夾,急匆匆闖進了狂風暴雨的世界。

我從來沒見過這么大的雨。雨點夾雜著冰雹隔著雨衣打在頭上,劈里啪啦發出鞭炮一樣的響聲,狂風吹得雨衣帽子直掉,雨衣下擺直往上翻。我一只手護住教案,另一只手顧上顧不了下,雨水肆無忌憚地鉆進雨衣,不一會就濕透了全身,我感到渾身遭受著寒冷的欺凌。這時我才知道,原來雨下大了,雨衣根本就管不了多大用。為了不遲到,我走一會,跑一陣,泥水啪嗒啪嗒直往身上濺。

我從來沒見過這么黑的天。根本看不見前方的路,只能參照遠處黯淡的燈光來確定大概方位。我忽然想起了“伸手不見五指”這個成語,下意識地把手伸到眼前晃了幾下,天啊,連個影子也看不見!我頓時覺得發明這個成語的人真了不起。

我感覺快到拐向農場的岔道了,可是,我在岔道附近俯身找了幾個來回,也沒有找到那條天天都要路過的岔道──根本什么也看不見。我凝神望了望農場那邊傳來的燈光,貓下腰用手摸著路邊的野草尋路,摸到水溝邊就退回來重新摸,幾經周折,最終摸到了沒長野草的地方,那一定就是路了。我順著用手摸出來的路,深一腳淺一腳地緩緩前行,時而踏進路邊的水溝里,時而被路邊的石頭絆個跟頭。

已經從頭上濕到腳下了,我索性把雨衣脫下來裹住教案,任憑風吹雨打,看老天到底還有什么招數!

我不想沮喪,也不愿沮喪,我甚至在想:把艱苦當成一種磨礪,把受罪當做一種歷練,或許也是一種另類的風趣吧!想到這,我反而覺得這正是一個難得的鍛煉機會,不就是“勞其心志”么?來吧!我鄙夷地望望什么也看不見的雨空,竟然唱起歌來:我們走在大路上,意氣風發斗志昂揚……

我正點到達了農場學校。推開教室的門,見到滿座等待上課的學員,我心里感到一陣難言的激動,頓時覺得一路上沒有白受罪……

三十多年過去了,每當想起這件事,我心里就有一種說不清的滋味。它讓我吃了苦、受了罪,也讓我體驗了生活、磨練了意志。它不是一道傷痕,而是一道彩虹。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