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賞析

張松新—將校園 寫進“東麗故事”

    發布時間:2019-11-28        

那是在新中國成立第九個年頭,三月的春風送我依偎在父母的懷抱。

“玉芝”是父親按照家族女孩“玉”字輩兒,給我取的名字。父親以《說文解字》中“芝,仙草也。”寓意五男一女的珍貴。母親卻給我取名“松新”讓我隨了哥哥們的“松”字輩兒。父親說:“也好,咱閨女名字里不論是‘芝’,還是‘松’。出生于萬物復蘇的季節,注定與花草樹木有緣??!”

童年,在故鄉賴以生存的土地上,春摞榆錢,夏采桑葉;秋打兔菜,冬割葦草。年復一年,終于背上書包進入小學校園。

喜歡讀書習字,更喜歡這里土坯教室前,成林的棗樹自然圈起的“圍墻”??紊暇褡ㄗ?,課下玩得不亦樂乎:教室前,喜看鳥兒在棗樹上嘰嘰喳喳嬉鬧;教室后,聆聽青蛙在稻田里呱呱逍遙。參加生產隊勞動,踩踏麥苗發墩;學農基地潑水,分秧插秧撓秧。

上了中學和東郊師范,校園有了規矩的磚砌圍墻,好在挺拔的白楊樹依墻偉岸成行,使校園氤氳著無限生機和青春的力量。難以忘記天津師專進修的兩年,課余時間與同學結伴到附近的人民公園里讀書,閑倚僻靜的古典長廊,享盡花香、草香伴書香的快樂時光。

師范畢業,我如愿走上了三尺講臺。植樹節,我與學生們一起種下了有生以來第一棵樹。從此,土生土長的我,隨著年齡的遞增,愈加深愛集生命與靈性為一身的花草樹木??渭湫菹?,與學子們眺望窗外的田野風光,曾為魚塘粼粼,蒹葭搖曳,樹木蔥蘢,鷗鳥翱翔而欣喜若狂,也曾以《窗外》為題,惋惜被樓房占據的綠地池塘。曾因“東麗公園”剛剛落成,急不可待地帶著學生領略其間的自然風采,啟發孩子們模仿《蘇州園林》一文,運用說明文的方法,向大家介紹東麗公園的模樣?;乖藕緞T澳詿篤腦錄凈ū渙紋?。時日不長,花園改成了菜地:小蔥玉立,蘿卜招手,大白菜一輪一輪葉片緊抱。于是,我的筆下誕生了散文《校園那塊菜地》,熱情表達了對校園內獨特景致的贊賞。

回首在黨的陽光沐浴下,我從校園里成長,又回到校園培育祖國的棟梁。三十三年的教學生涯,學校的一花一葉,一草一木,無不牽動著我的情愫。退休后返聘于花園、果園和校園融為一體的立德中學,委實難掩我的赤子衷腸:輕輕捧起腳下旋舞的落紅,想起黛玉葬花的至純至情。漫步一朵一穗組成花瀑的紫藤蘿長廊,體味紫氣東來的大美吉祥!一樹樹如雪的梨花,再現了古代詩人不朽的詩行。春華秋實變幻著多姿多彩的景象,將立德人勤奮、務實、敬業、嚴謹的校風校訓逐一描畫得意氣昂揚。

書寫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東麗故事”,讓年逾花甲的我仿佛又回到了美麗的校園──我的第二故鄉。怎奈我才疏學淺,難以描盡校園的“美妙”。在此借用才女周童在《她說:你,是反映自然之美的鏡子》一文中的經典語句“當人的氣息、氣質與自然景物達到彼此融合……而這種相互融入式的美感,與個體散發出來的氣質息息相關。”可見,美麗的環境育人,心靈美的人與環境相融相關。衷心地祝福我“故鄉”的同仁與可愛的學子們:靚女,蘭心蕙質;帥男,玉樹臨風!祝福我們偉大的祖國和諧自然,吉慶美滿;青春不老,魅力永遠!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