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賞析

趙寶山—“東麗故事”多姿多彩

    發布時間:2019-11-28        

《今日東麗》舉辦的新中國成立70周年“東麗故事”征文,其結果可以用四個字概括:圓滿成功。

閱讀這數十篇應征作品,就像閱覽多姿多彩的美麗東麗大地、幸福東麗人民、新的東麗時代、光明東麗前程;就像聆聽悅耳動人的喜慶頌歌、快樂頌歌、贊美頌歌、感動頌歌。

《一條大河波浪寬》記載了一個重大的事件,“1955年,毛澤東主席就東郊崔家碼頭村婦女參加農業生產,作出批示:‘為了建設偉大的社會主義,發動廣大婦女參加生產勞動具有極大的意義’,鼓舞人們以前所未有的熱情和干勁興修水利,改造農田,發展生產。”六十年后的東麗城市化日新月異,“當村民告別祖居的老屋,住進環境優美、生活便利的高樓新廈,依然能與母親河海河為伴,心中有無限的歡喜。被命名為海頌園、海雅園、海潤園等一系列‘海’字打頭的住宅區,蘊含著人們對于海河難以割舍的情懷。” 

改革開放思想解放。1979年一篇描寫工廠改革的文學作品《喬廠長上任記》誕生,立即遭到某市大報的批判圍攻,批判者中有文學界研究所的專家,定性為“反黨小說”。這時東郊(麗)群眾文學隊伍勇敢地站出來,出刊《東郊文藝》專號,針鋒相對展開反批判。“東麗故事”《報恩人民 獻身文學》對此作了有聲有色的頗有自豪的描述?!抖嘉囊鍘紛ê旁諶諞桓齟迪熗蘇嫫蘭邸肚淺Сど先渭恰返暮漚?。后來《工人日報》發表陳荒煤等文學名流肯定《喬廠長上任記》的文章,上?!段幕惚ā販⒈砩緶邸痘隊淺Сど先巍?。當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評獎,《喬廠長上任記》榮獲第一名,載入新中國文學史,成為作者蔣子龍的成名作,其“改革文學”系列創作從此發端。2018年黨中央、國務院命名蔣子龍為全國“改革先鋒”,而東麗文學群體則是維護“改革先鋒”的先鋒。所以,東麗“文學大區”崛起于“改革開放”新時期不是偶然的。涌現出數十位國家、省市級作家的東麗區被譽為“批評家、詩人、小說家、散文家成龍配套的極為突出的文學高地”,成為東麗區文化建設的一座里程碑。

《兩度寒暑寫默生》記下了這樣一段話:“三十年代的文稿中現在講,天津曲藝界的名人,我幾乎都給他們寫過傳,天津戲劇界的我也寫過許多‘家’,梅蘭芳、孟小冬、馬連良、金少山、程硯秋等等,我都為他們寫過劇評文章,都專門采訪過他們。”說這話的就是我們東麗的老鄉──當年的文化記者李默生老先生,一代文壇巨人郭沫若都贊揚李默生的劇評文章。為了搶救性地挖掘這些珍貴的歷史資料,這位熱心的作者四處尋訪線索,終于在天津市圖書館收藏的“三十年代的舊報紙、雜志做成的微縮膠卷”上有所發現;“我用了整整兩天時間查到了李默生的文稿三十余篇,并錄下了全部的標題、年月、出處和梗概。”還有無數次地采訪李默生老先生的記錄,作者兢兢業業“整整兩年的光陰,700多個日日夜夜,不時進入老人的故事里,分析、琢磨、核實、提煉”,幾度易稿,終于完成一部紀實性人物傳記《默生春秋》,為了研究探索東麗文化淵源作出了獨樹一幟的貢獻。

《致敬,東麗文化氣象》的作者顯然是一位新聞工作者,開頭一段以宏觀的新聞視野,把自然現象襯托的社會現象作了概述;“深秋的東麗,秋蘭飄香,天朗氣清。秋日秋風,秋草秋水,把東麗的文明氣息浸透得越發濃厚。”這是一篇信息量很大的通訊,其中 “厲害了,東麗有了科學‘小院士’”,公布了這樣的可喜的信息:遵循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要讓科技工作成為孩子們尊崇向往的職業,給孩子們的夢想插上科技的翅膀,讓未來科學的浩瀚星空群星閃耀。”“十幾年來,東麗區十分重視娃娃的科普意識的培育與激發,借助科學小實驗和小發明,讓學生們發自內心的喜歡和熱愛科技,讓他們真真切切地感受著科技的巨大力量。在全國科普比賽中,東麗區已連續十年獲得大獎和一、二、三等獎;在中國少年科學院‘小院士’評選中,東麗區新立村小學的十名學生折桂入選。”這些“小院士”都是科學的希望之光,如果他們以報告文學主人公的身份出現在《天津日報·今日東麗》副刊上,也會把副刊照亮。

這次應征作品中,有些篇以文采見長?!毒曜擁男碌昶獺訪杌媼艘桓鏨木膛擁男蝸?。選取人物與城市化建設發生利益沖突的對立又統一的過程,將類似小說情節的線索引入散文寫作,產生了耐人尋味的閱讀效果。其間娟子與作者的對立又統一,不僅豐滿了人物性格,而且刻畫了作者自己有情有義的形象。

《一條路與城里的距離》,這條路就是與作者的家鄉相依相傍的津塘公路。作者是一位詩人,以充滿詩情畫意的語言贊美這條路舊貌換新顏:“這條路,連著過往的歲月印記,映襯著時代的斗轉星移,更奔赴著未來的精彩與誘惑。路上,幸運的我們,送走了多少春夏秋冬,送走了多少饑饉和貧窮,迎來了多少寬敞與平坦,走來了多少福氣與嶄新……現如今,路兩邊的村莊已變成林立高樓,穿戴時尚、精神抖擻的新時代新市民,正邁開大步丈量著幸福的長度、時光的溫度。”

《花園 果園 校園》把自然風景與社會風景親切相連,發出贊嘆:“駐足繁花似雪的梨樹旁,對唐代詩人岑參‘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形象比喻多了一份崇拜。雪似梨花,梨花如雪,可謂美哉,妙哉!美就美在適逢三月五日,是毛澤東主席為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雷鋒題詞紀念日。潔白的梨花啊,你開在三月,不正是雷鋒一生為人民服務純潔心靈的象征嗎?妙就妙在‘三八婦女節’來臨,老師們正在校園內進行各種趣味體育比賽。色彩鮮艷的運動服,在白色梨花的映襯下,愈加活力四射,奪目耀眼。”全篇花園、果園、校園三園相扣,美不勝收。

《又見家鄉藍藍的天》在列舉了人們自覺擁護并實踐藍天保衛的例證,突出地描寫了一位中學生:“那天下午放學,寒氣逼人,我見到逆風走在路上的一位中學生,他發現路邊一個中年男子,把一堆垃圾點著,氣味難聞的濃煙,滾滾地向晴空升起。這事放在以前頂多有人朝點火的人罵兩句,沒人理會這種‘常態’??上衷?,年輕人的責任感越來越強了,他綽起手機拍下并立馬撥打‘12345’舉報。我問他為什么要舉報,他理直氣壯地回答:‘我是藍天鐵桿的‘粉絲’,不容任何人糟蹋它。’回來的路上我耳邊不由響起那句箴言‘青年興則國興,青年強則國強’,心里熱乎乎的。”寫得有正氣有個性。

《鄉愁,定格在老人的鏡頭里》選材獨特,寫的是張寶海老人拍攝“流逝的老家”村容村貌留下鄉愁的事跡。“空客A320項目落戶東麗,即將征用么六橋回族鄉流芳臺村全部土地。祖祖輩輩在土地耕種希望的純樸農民們面臨撤村搬遷,尤其那些老人們更是眷戀腳下養育幾代人的土地,內心有些不舍。應當時流芳臺村委會的邀請,張寶海和老友劉金鎮不顧年事已高,不怕風吹日曬,扛著攝像機,邁著蹣跚步子,走遍村莊每個角落,拍攝大量素材。最終,他們用三年時間制作了時長達78分鐘的大型紀錄片《流芳溢彩》,受到村民好評。農歷新年這一天,村民們在搬入華明新市鎮舉家團圓之際觀看這部紀錄片時,很多人流下了眼淚。此刻,張寶海覺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這篇散文也留下他“挎著沉重的設備在老村新城間穿梭的身影”,這是一曲獨特奉獻之歌。

《遺落在村莊的腳印》是一首寫時代變遷的詩。以詩的容量寫“變遷”很難。詩人以舊村莊的一個典型現象“我蹣跚學步時/留下的第一行腳印/是深陷在泥濘的車轍里”對比老年歲月“走在寬闊的大道通衢/不再續寫踩在泥窩里的履歷”,已經令讀者感受到了時代的高新巨變,且在享受新生活時難忘“踩在泥窩里”的鄉愁。有難忘,就是詩的成功。

這篇散文《媽媽》完全是從兒子愛媽媽的視角,寫媽媽的家庭生活、性格,“我們母子相依為命,橫下一條心一定要過上好日子。”“日子一天天好了起來,媽媽臉上的笑容也一天天多了起來。原來除了上班從不出門的媽媽,現在每天早上都和樓里的老太太們一起去健身,開開心心從清晨就開始了。”聰明的作者通過寫媽媽,深情地寫出了時代的氣息。

總之,這一批應征的“東麗故事”都是東麗發展的成功,美好生活的證明,都是東麗人民的心聲,都是東麗大地的風景。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