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資訊

他們守護著祖國南疆的戲曲陣地

    發布時間:2019-11-04    文章來源: 人民網    

沿著中國的戲曲版圖一路南下,從粗獷俏美的龍江劇到高昂激越的梆子腔,再到軟糯細膩的昆曲……可謂各美其美,再向南深入直到八桂大地,撲面而來的全然是另一種風情了。廣西作為我國人口最多的少數民族自治區,壯、漢、瑤、苗、侗等12個世居少數民族會聚在這片熱土,創造出豐富多元的文化。壯劇、桂劇、彩調劇等地方戲在這片土地傳唱,還有一家自治區級的京劇團,與國家京劇院保持著密切聯系。

2012年8月,廣西戲劇院成立,劇院以?;ぷ塵?、桂劇、彩調劇等國家級非遺劇種為重點,開展戲劇的創作、演出、研究、教育、傳承、?;さ裙ぷ?,守護著祖國南疆的戲曲陣地。

攢底氣 連續三年進京演大戲

北京到廣西,遙遙千里相隔,然而,自2017年廣西戲劇院京劇團與國家京劇院同唱一臺戲開始, 廣西戲劇院在2018年自治區成立60周年和今年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連續3年進京演出,奉獻了彩調劇《劉三姐》、新編歷史桂劇《七步吟》、現代壯劇《我家住在銅鼓嶺》、壯劇《百色起義》《馮子材》等優秀劇目,展示了一家多劇種院團傳承發展的實力。今年10月20日,現代桂劇《赤子丹心》亮相北京長安大戲院,當演員深情唱起主題曲《我愛你中國》,觀眾紛紛起立加入,使主旋律更加深入人心。

不僅如此,每次進京,廣西戲劇院都會舉辦研討會,請業內人士為劇院發展把脈。專家從早期廣西戲劇史上的優秀劇目開始梳理,對比今朝,有肯定也有建議,讓廣西戲劇院院長龍倩很是感動。“4家劇團剛合并時,一臺完整的大戲都沒有,彩調劇團只有一個《劉三姐》,領導讓我們做周末劇場,可沒有劇目根本演不起來?;褂械牧斕既銜?,排那么多戲干嗎,到了劇目展演時就讓人看笑話了。”龍倩說,4個劇種都是寶,4家劇團的發展要相對平衡。6年以來,廣西戲劇院新創作劇目20臺,很多劇目以扶貧攻堅、民族團結、紅色教育為主題,加之每年在基層500場的演出,最終積攢起接受首都觀眾檢驗的底氣。

“廣西的演出市場歌舞是強項,但戲劇從未缺席。廣西戲劇人接續了抗戰時期的優良傳統,在本土題材、本土劇種和本土風情上精準對接,用廣西風情講述廣西故事;借船出海、高臺起跳,引進優秀團隊進行創作;同時,對現實生活的關注,《第一書記》《大山媽媽》《赤子丹心》等劇目均以真人真事為題材,反映新時代新氣象新面貌。”《劇本》雜志副主編武丹丹評價。

長志氣 多劇種互相反哺出精品

今年4月26日,第29屆中國戲劇梅花獎頒獎晚會現場,廣西戲劇院壯劇團演員哈丹從頒獎嘉賓手中接過代表中國戲劇人最高榮譽的玉白色梅花獎瓷盤,從藝二十余載,她不負期待,憑借在壯劇《牽云崖》中的精彩表演躋身“梅”園。

哈丹出身戲劇世家,初中畢業后考取廣西藝術學校學習壯劇表演,1993年分配到廣西壯劇團。“那個年代,戲曲人的生存已經很困難了,看戲的觀眾漸漸少了,我也很迷茫,感覺理想難以為繼。”哈丹回憶,幾經思量,她決定北上求學,白天跟聲樂老師學習,晚上就到當時北京著名的順豐歌舞廳駐場演出。直到1996年,哈丹因出演黃梅戲《紅樓夢》中的林黛玉獲得巨大反響,讓她下定決心回歸壯劇舞臺:“我是愛壯劇的,再多的浮華都無法讓我拋棄戲劇理想。”

為充分展現哈丹的潛力,2017年,廣西戲劇院為她量身打造了《牽云崖》,早年闖蕩社會積累的一身技藝也開始反哺她的表演。“藝術是相通的,每一個劇種我都愛。壯劇的包容性很強,如果把別的劇種好的地方融入我的藝術生涯中,表演空間就更大了。”哈丹說,現在劇院的氛圍很好,領導希望演員在舞臺上嘗試不同的角色,每個團只要有好本子,所有演員都能到臺上競演,積極性被調動起來了,堅守戲曲舞臺的信念也更強了。

彩調劇團團長蔣劍在桂劇《赤子丹心》中跨界挑戰飾演科學家黃大年,為了拿捏好桂劇的唱腔,蔣劍向劇組請來的桂劇表演藝術家曾定國請教,一腔一調接受輔導。前期創作階段,作為該劇總導演的龍倩還帶領主創團隊,在黃大年的弟弟黃大文的陪同下,前往吉林大學采風,了解黃大年的工作環境及事跡,搜集鮮活的一手材料。

沉住氣 新作品要經得起檢驗

“唱山歌,這邊唱來那邊和,山歌好比春江水,不怕灘險彎又多……”上世紀60年代,《劉三姐》五進中南海,四進懷仁堂,為黨和國家領導人演出。2016年,彩調歌舞劇《劉三姐》作為國家藝術基金傳播交流推廣資助項目,赴泰國、柬埔寨等國演出。因為觀眾太多,承辦方在外面架設起大屏幕,用直播的方式供買不到票的人欣賞。

今年,廣西戲劇院再次挑戰創作彩調劇《新劉三姐》的任務。7月,創作采風團一行17人赴廣西河池采風。

《新劉三姐》“新”在哪?據悉,該劇主創團隊由廣西本土專家與國內知名專家聯合組成,既保留彩調劇本土韻味,又展現了戲劇語言上的“新”;打破戲曲固有的程式化,讓演員有自由發揮的空間;劇中融入電商、網絡等時代元素;彩調劇山歌體與現代流行音樂的綜合運用,體現了藝術手法上的“新”。

采訪中,廣西戲劇院黨委書記陳國祿提到的一個現象也引起記者的注意,即劇院開始在一定程度上縮減演出場次,這倒不是演員吃不了苦、不想進基層或演出市場不好,而是要為新作品打磨和演員技藝的提升留下充足時間,使搬上舞臺的作品經得起檢驗。

“藝術是以質取勝,傳承上要有定力,好戲要抓住不放、反復打磨。當下有的院團搞一個戲丟一個戲,首演之后便鳴金收兵、馬放南山,是對藝術資源的極大浪費。”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仲呈祥強調,“廣西戲劇院的發展首先要遵循劇種的藝術規律,高揚廣西特色。在劇本創作上,要自覺地踐行編劇、導演、演員等各要素的優化組合,推動精品的誕生。”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