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東麗

務本一村

    發布時間:2019-11-13        

村情簡介:務本一村,清朝末年建村,曾用名小馬場,“文革”時曾更名東方紅村。有829戶,2220人,耕地1700畝。東至天津自行車分廠,西至務本二村,南至務本三村,北至津塘公路。

村名的由來

務本一村原屬于務本村。北宋年間,務本村一帶已有人煙。清朝末年,漸漸發展為自然村落。民國初年,人口漸漸多了起來。當地人覺得村子要發展,首先得有村名,所謂“名不正而言不順,言不順而事不成”,將村名以養育村莊的母親河“務本河”命名,叫作“務本村”。此時村莊大約只有200人。

民國時期,時局動蕩、多方混戰,各軍閥為了鞏固自身利益,紛紛劃地、圈地來鞏固勢力范圍。馮國璋的部下曹錕看中了務本村廣袤無垠的大片土地,占為己有,并建跑馬場,在此處養馬、訓練陸軍。務本村因此被稱為“小馬場”。“文革”后又更名為“務本村”。

1982年12月,“務本村”人口達到幾千人,為便于管理一分為三,分別命名為務本一村、務本二村、務本三村。

講述人:劉茂成,66歲,村干部

整理人:曹一鳴

務  本  河

在務本村曾經有位讀書人,姓孫,日日懸梁刺股、寒窗苦讀,一心想著能在科考中拔得頭籌,封妻蔭子。他的妻子劉氏,勤勞地紡紗織布,侍奉公婆,常陪其左右。不久,孫姓讀書人參加縣試,中了生員,取得了鄉試的資格。接著,他又中了舉人,準備參加京師的會試。臨行前,他打點好行裝,帶足了盤纏,叮囑妻子要照看好全家老小。

孫舉人雖然躊躇滿志,但此次赴京考試卻名落孫山。他覺得無顏回家,同時京城煙柳繁華,也讓他流連忘返,于是在京城樂不思蜀。

突然一天收到家信,信中說他的妻子劉氏身患重病,父母催他盡快回鄉。孫舉人連夜往家趕。到家后,其妻已離世,天人永隔,無緣再見。孫舉人痛苦萬分,開始反省自己的錯誤。安葬好妻子后,他開始奮發讀書,精心準備第二年的會試。功夫不負有心人,此次考中了探花。

后來,孫舉人在京師謀到一份官職,將父母接到京城贍養,唯一的缺憾是無法彌補對于妻子的愧疚之情。他記起妻子劉氏很喜歡侍弄花草,于是差人買了幾十株小柳樹、楊樹,圍種在妻子墳墓四周,以“柳”諧音妻子姓氏劉,來紀念他的妻子。幾年之后,楊柳成林,遮天蔽日,這里形成了涓涓溪流。又過了幾百年,溪水變寬,形成一條河,猶如一條玉帶,環抱著村莊,蜿蜒流過。

民國時期,這條河流被當地居民稱為“務本河”。“務本”二字源于《論語·學而》“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用以告誡子孫后代,為人要正直、仁愛,有孝悌之心,這是立身的根本。

講述人:劉茂成,66歲,村干部                

整理人:曹一鳴                                                                   

從評劇團到小車會

務本一村曾有個風靡一時的評劇團。1953年前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出生的文化人劉昆,帶領愛好評劇的村民自發組成評劇團。評劇團成立初期約有30余人,劉昆任編劇。評劇團屬于公益性質組織,演出不收取任何費用。演出的劇目有《小女婿》《小二黑結婚》等,很受群眾歡迎。但劇團的受眾面比較窄,大部分是40歲以上中老年的村民,影響了劇團的進一步發展,四五年后,劇團宣布解散。

1958年左右,評劇團70%的團員和一些村民組織成立小車會,名噪一時。與評劇團相比,小車會受眾面廣,老少皆宜。逢年過節的時候,小車會的成員會走家串巷,繞村子一周,表演節目,詼諧幽默。特別是正月十五那天,村子里張燈結彩,男女老幼都從家里出來,站在門口等著小車會的演員們經過自家門前。

小車會表演時,一人推著彩紙裝飾的小推車走在最前面,小車上載著青年人扮演的老太太,神態、動作惟妙惟肖,逗得大伙兒捧腹大笑。小推車的后面跟著各種滑稽扮相的演員,有的扮演背媳婦兒的豬八戒,有的扮演梁山伯與祝英臺,有的表演踩高蹺,有的假裝在行進過程中跌倒,給村民帶來無限歡樂。隊伍中還有敲鑼打鼓、掌握行進節奏的鼓手,他們為行進的隊伍打著節拍,掌握著行進的步伐。小車會總人數約有二三十人之多,每次表演都熱鬧非凡。

改革開放后,小車會社團也解散了,但是村子里每到逢年過節的時候,還是會舉辦拜年等慶?;疃?。

講述人:劉茂成,66歲,村干部

整理人:曹一鳴

私塾老師盧志農

盧志農(生卒年月不詳)曾是務本一村的私塾老師。他教書教了大半輩子,受人愛戴,為村民們所景仰,村民們都尊敬地稱呼他為盧先生。

盧先生的家族是由遠鄉遷來務本一村。盧先生在現務本一村和務本二村的交界處辦了私塾,招收不同年齡層次的學生,專門講授《三字經》《百家姓》《增廣賢文》等儒家啟蒙經典。他講課認真細致,辦學嚴格,而且身體力行踐行著儒家思想的傳統——“士志于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他不以辦學招生來謀利發家,對于經濟困難的學生予以減免學費。

有戶人家,碰巧遇上荒年,農田幾乎顆粒無收。雖然這家人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繼續跟從盧先生學習,但沒有錢付學費,就告訴盧先生,自家孩子不念書了。盧先生覺得很奇怪,便問那個學生,得知是由于他家里沒有錢負擔學費。盧先生二話不說,免除了那個學生的所有費用。村里人知道了這件事情,都很感動。于是,有的學生家境較好,看到盧先生生活不那么富足,就從家里拿來糧食和錢,帶到私塾給盧先生。先生不收,那家就硬塞給盧先生,正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學生們都將盧先生當作自己的親人。盧先生教了一批又一批學生,育人無數。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政府從各地的師范類學校招收教師,在全國各地興辦學校。盧先生所教過的學生,紛紛轉入小學繼續接受教育,入私塾的人數越來越少,私塾教育由此衰落。盧先生因此不再開辦私塾,改行在村里開了間雜貨鋪,以維持生計、養家糊口。但是,雜貨鋪的生意卻不興旺,盧先生生活日漸窘迫,70余歲時與世長辭。因為盧先生的緣故,他的后人在村里備受敬重。

講述人:盧玉瑤,81歲                                                                                                                                               

劉茂成,66歲,村干部                                                                                                                                      

整理人:曹一鳴

戰時防空洞

1962年,撤退至臺灣的蔣介石集團依仗美國提供的先進武器,看到大陸剛剛遭受三年自然災害,民不聊生,便蠢蠢欲動,不甘偏安一隅,異想天開地想要“反攻”大陸。這時候的臺海兩岸局勢緊張,?;姆?。

黨中央下達指令,要求農村地區“深挖洞,廣積糧”,做好戰略防御措施。

為響應中央號召,務本一村修建了很多防空洞。有的建在村口,有的建在自家后院,有的直接修筑在自家里屋。防空洞洞口不大,但進去后里面很深,可以容納全家人。如果有敵機來此地騷擾、巡視,村口會拉響警報,村民則能夠快速躲進防空洞避難。

不過,隨著后期政局的日趨穩定,這些防空洞并沒有投入實質性的使用。20世紀90年代,緣于防空洞深處地下、冬暖夏涼的特性,一些村民常常將瓜果(西瓜、香瓜、蘋果、梨、黃桃、葡萄等)貯存在防空洞里,進行日常保鮮。

后來,家家添置了冰箱,戰時防空洞就漸漸廢棄不用了。

講述人:劉茂成,66歲,村干部

整理人:曹一鳴

 

 

熱點新聞